内蒙古微节新闻资讯网

内蒙古资讯_内蒙古新闻_社会发展_民生新闻_内蒙古微节新闻资讯网
内蒙古资讯_内蒙古新闻_社会发展_民生新闻_内蒙古微节新闻资讯网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发现内蒙古 > 中国传统村落何去何从 _发现内蒙-内蒙古微节新

中国传统村落何去何从 _发现内蒙-内蒙古微节新

内蒙古微节新闻资讯网 2020-05-07 16:53

慈溪是我的故乡,我到故乡谈自己特别关切的传统村落问题,有很多的情感在里面。传统村落保护已经由初期的探索阶段,进入到理性阶段,我们需要思考很多重要的实际问题。

首先我想谈谈2006年召开的“西塘会议” 。早在2002年,我们就开始做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普查。那时只提到了村落民俗和村落文化,还没有提到村落保护。在调查中,我们发现传统村落正迅速瓦解,于是提出了村落保护问题并召开第一个重要会议,即“西塘会议” 。我是在会后才认识到它的重要性。后来我到湖南隆回,看到了当地县委书记整理出的村落文化遗产。他告诉我,他正是被西塘会议触动,才有了主动整理的自觉。我陆续收到了很多类似的反馈。当时,我们认为保护村落首先要盯住的就是中国两千多个县,而县长是最能治理农村问题的官员,县长和村长是落实村落保护工作的关键,因此西塘会议是“县长会议” ,后来又在江西婺源召开了“村长会议” 。

当然,只有西塘会议的统一认识和发表宣言还不够,必须有行动。在实际保护过程中,知识分子的文化自觉和先觉很重要,因为知识分子一会独立思考,二能逆向思维,三有历史前瞻性。在这样的认识下,知识分子必须先付诸行动。于是,2008年我们开始策划中国古村落调查,选择了一个在邯郸和安阳之间的地点作为项目开始的中间原点,由此向整片中华大地扩展。恰逢国务院于2009年年初公布了《历史文化名村名镇保护条例》 ,我看了以后觉得应该支持政府工作,毕竟村落属于行政体制管辖的部分,由政府部门来保护更有利。但住建部和文物局做了一两年之后,发现了问题:他们大都是从“文物”的角度即从村落的建筑、布局等出发,很少涉及非遗的内容如民间节俗、信仰等内容。所以我们决定还要接续之前的工作,促进政府对古村落的保护工作。那是一个思想争辩的时期,很纠结。国家正在推进新农村建设和旧城改造,而我认为“新农村不是洋农村” ,反对大拆大建,希望能够拿出好的解决办法来。直到2012年,国务院接受了我的想法,做出了一个有文化史里程碑意义的决定,即由住建部、文物局、文化部和财政部四部委联合做传统村落保护。项目决定下来后,我向住建部领导表达了我的看法,即首先要把《传统村落保护名录》定下来,国家就有了保护的责任。于是,中国民协开始配合政府做这个名录。四年来,经过评审认定的传统村落共有三千多个,可以说我们基本掌握了这些遗留到今天的、最重要的传统村落的情况,这非常了不起。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官方的村落保护体系,也没有可借鉴的范本。对于物质文化遗产,我们有《文物法》和“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 ,非遗我们有《非遗法》和“非遗名录” ,对于村落保护,我们有《村落保护规定》与《传统村落保护名录》 ,这是非常重要的,是中华民族对自己文化的认识。中国的自然条件、地域文化和民族差异形成了村落文化多样性,但更深的意义在于它是我们民族最古老的根性家园,能认识到这一点并着手整理,这是一件大事。
中国传统村落何去何从 _发现内蒙-内蒙古微节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