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蒙古微节新闻资讯网

内蒙古资讯_内蒙古新闻_社会发展_民生新闻_内蒙古微节新闻资讯网
内蒙古资讯_内蒙古新闻_社会发展_民生新闻_内蒙古微节新闻资讯网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发现内蒙古 > �一碗米粉的乡愁》:江西米粉带来的集体记忆

�一碗米粉的乡愁》:江西米粉带来的集体记忆

内蒙古微节新闻资讯网 2020-09-06 01:10

最长的乡愁是家乡菜,最短的回家路是从口到胃。读完《一碗米粉的乡愁》,我,一个在美国生活了40年的广东人,有一个最强烈的愿望,就是飞到东南城市江西,在街上摆摊一碗米粉,如果吃不到池边锅里的辣椒粉,我会带半碗炒粉和半碗鱼肠汤粉。逛逛市场,回头看看,然后解决“酸辣锅”的问题。阿津人汉斯张在洛阳看见秋风,错过了吴中的甜汤和鲈鱼。他甚至没有正式工作,所以他开车回家了。米粉在江西流传了几千年,已经成为我们“中西”民族的“栖居思想”。

近年来,我读了很多关于食物的书。香港作家、第一美食家蔡澜的散文涵盖了国内外美食,令人大开眼界;然而,就单一的地方菜系而言,写作是如此广泛、深入、具体,而且有许多作者聚集在一起,领域广泛,写作质量高,诗歌丰富。在我的阅读范围内,这本书被列在第一行。

至于这本书的魅力,我认为有三点应该特别注明。

一是对“米粉”淋漓尽致的描述

一种历史悠久的民间日常食品。虽然主要原料是33,354米,但并不仅限于一种。它是不断变化的,从大米品种、生产过程、技术、技巧、工具和设备到成品的烹饪,从调味品、汤头、器皿、环境到食客。“一百个人吃一碗饭”,“一百个观众吃。”然而,这本集锦不是属于“说明文”的烹饪教科书,而是一部生动活泼的文学作品。

请看一个充满烟火的场景:“所谓的粉饼店,其实是一个挤粉的作坊。这里春夏秋冬都热气腾腾;不管多早,这里都有很多人。从大米到面粉,覆盖着相同大小孔洞的铁板就是英雄,铁板上孔洞的大小决定了米粉的厚度。接着,粗粗的绳子被系上,随着主人的“嗨”,绳子被拉紧,“吱嘎”地叫了一会儿,米粉从铁板下诞生,直接掉进下面装满热水的大桶里。男主人继续为下一轮压面做准备,而女主人开始为等待的人群抓鱼。女主人的手是秤,不用称,从水里捞出来,很快就卷起来,有半斤重。”(邓文君《老家的米粉:美味和回味》)

二是米粉所牵扯的庞大记忆

米粉是用的,而“吃饱肚子”是开始。城南洁白晶莹的米粉编织着人们世代记忆中的经纬线。

米粉中隐藏着一段很深的过去:

“一个冬天的早晨,我生病的祖母破例给了我四分钱,要我买两碗大骨头汤粉。”奶奶认为大骨头汤粉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。年轻的“我”并不感到惊讶,认为奶奶可能生病了,想吃得更好。“但是,奶奶喝了它,静静地坐着,等待夜晚的到来。第二天早上,她穿了一件棉袄,漂浮在菜地旁边的池塘里。在——年的文化大革命中,奶奶受不了精神折磨,自杀了。(江悦明《一碗米粉思念长》)
�一碗米粉的乡愁》:江西米粉带来的集体记忆